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母子夫妻情史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1123来源:



在我们村里,人们称自己的父母叫爹娘,我爹很小的时候家里给他订了一门亲事,中学毕业后第二年就结了婚。婚后不久女人就和他闹离婚,说爹是一个没用的男人。我爹去了很多医院检查治疗,吃了不少药,但没有效果。几年后媳妇回了娘家,死活不回来和我爹离了婚。

  这个女人不久又找了一个男人,第二年就生下一个儿子。这以后全村人都知道我爹是个「没用的男人。」在乡下男人没有媳妇没有后代,一辈子都让人们瞧不起。后来家里托人在外村给介绍几个对象,人家到村里一打听,知道情况后,谁也不愿意把姑娘嫁给我爹。

  几年后的一天,村里来了一家逃慌讨饭的南方人,夫妇俩带着三个孩子,两个大的是姑娘,小的是个男孩。我奶奶看到后跟我爷爷商量,想留下一个姑娘养几年后给我爹做媳妇,说外地人在这无依无靠,将来不愿意她也走不了。爷爷留他们全家住了一天,给这对夫妇二百元钱,留下一个姑娘,做了我爹的童养媳,这个姑娘就是我娘。

  我爷爷有一间豆腐房,每天半夜他都要起来做豆腐。早晨,爹和大爹(我爹的哥哥)用小车推着豆腐到邻村去卖。我娘来的第二年,一天我爹卖豆腐回来,在车上推回一个一岁多的男孩,说是邻村下乡知青生的私生子,把他交给我娘。

  这个孩子就是我,我爹怕我将来长大后离开这个家,给我起个名叫栓住。

  爷爷每天做豆腐时都要做几桶豆腐脑,豆腐房的隔壁有一间小屋靠着道边,屋里摆着一张桌子和几条长凳。从我记事起我娘每天就在这间屋里一边带着我一边卖豆腐脑和豆腐。爷爷奶奶对我很冷淡,他们非常偏爱我大爹的两个儿子。后来分家时,三间新盖的瓦房分给了大爹,我爹只分到两间旧厢房。

  一年夏天,有位算命先生从我家门口路过,我娘送他两碗豆腐脑吃,求他给算一卦。他给我娘相相面,问了生晨八字,掐着手指算一会,看着我娘说:「你是福相福命,将来一定会搬到城里住高楼享清福。」算命先生走后,娘兴奋的对我说:「栓住,娘就指望你了,好好念书将来上大学,到城里去上班挣大钱,娘就可以和你一起到城里去住。」从那以后,娘常跟我念叨这事。我很小时,村里很多人都上外地去打工,我爹也出去在省城郊区和别人合伙做豆腐。每年只有春节时回家住几天,把在外挣的钱大部分交给我爷爷,给我们娘俩留下的钱很少。

  刚到乡里上学时,一天下午放学有人喊,说学校门口有人找我。我跑到校门口,看见门外道边站着一位穿着很时髦的女人,旁边还停着一辆小汽车,我喊:「谁找我。」,她走过来问:「你叫栓住吗?」「啊!」「你爹是河西村做豆腐的XXX吗?」「对呀。」,她一把拉住我,仔细看我一会,突然哭泣起来,哽咽地说:「你还能认识我吗?我是你亲生母亲。」这时学校里有许多同学走出来,她赶紧打开车门把我拽进车里,让司机把车开到远处没人的地方停下……晚上回到家我把娘叫进屋里,从书包里拿出一包钱交给我娘,娘惊讶地问:「哪来这么多钱?」我把下午的事跟她讲了,娘听后抱着我哭起来,说:「她不会带你走吧?娘不能没有你……千万不要离开娘。」。我给娘擦着眼泪说:「我哪也不去,我守着你一辈子。」。娘第二天就病倒了,在炕上躺了十几天。但是,她一直没有把这事告诉爷爷奶奶和我爹。

  我上初中时个子比我娘已经高出大半头。年龄不大还未成年阴茎周围就长满了阴毛,那年我还第一次遗精,记得那天半夜醒来,觉得裤衩里湿漉漉的,我坐起来脱下裤衩,娘问我怎么了,她打开灯看见我裤衩里粘乎乎的东西笑了,告诉我这是遗精,大人才会这样,说我已经长大了。

  我问她也遗精吗,她说这是男人的事,女人来月经,后来给我讲月经和遗精是怎么回事,这是我第一次接受的性教育。从那以后我开始逐渐对女人发生兴趣,但对同龄和年轻的女孩几乎没有感觉,只爱关注比我大很多的成熟女人。当然,最关注的还是我娘。

  在我眼里总觉得我娘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她个子不高,长得娇小玲珑皮肤白嫩。我经常看她洗澡,在我们农村家里没有洗澡间,每隔几天晚上我躺下后,我娘在外屋地用大洗衣盆放些热水站在盆里洗洗身上。我在上炕前总要把门打开,这样躺在炕上眯着眼睛装睡觉,看我娘在外屋洗澡。

  我小时侯经常看她洗澡,但那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不同,每当我看到她赤裸的身体,白嫩的肌肤,一对手拳大美丽的乳峰,小腹下那雪白隆起的阴阜和两腿根部的肉缝,我全身燥热,口咽发干,鸡鸡胀得硬硬的,真想插进她那雪白的肉缝里。实际我娘也知道我在看,洗完澡后总要对我说:「别装睡了,起来帮娘把水倒了」,我看她穿上衣服,赶紧下地穿上鞋,跑过去端起大盆,用盆挡住鸡鸡顶起的裤衩,把水倒在外边。

  我从小有「摸揸」的习惯,就是睡觉时手总要摸着我娘乳头,娘说我刚抱来时就这样,肯定是在我生母那养成的,我一直到现在仍有这个习惯。一天晚上我刚睡着不久,就被我娘的呻吟声惊醒,我睁开眼睛看她在被窝里全身扭动着,很难受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在自慰。

  我问:「娘怎么了?哪疼?」她说:「没事,快睡觉吧。」我习惯地把手伸进她的被里摸着她的乳头和丰满柔软的乳房,一会她又开始躁动,突然她抱住我,嘴里颤抖地说:「抱住……娘……抱住……娘。」我赶紧用双手把她抱在怀里,感到她全身在抽搐痉挛,这时才发现她全身赤裸着。她的嘴使劲吻着我的嘴,一会我觉得全身发热,下边的鸡鸡胀得要把裤衩顶破。

  过了一会她身体慢慢松弛下来,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两个舌头搅动在一起。我胀痛的鸡鸡在裤衩里顶在她的身上,她用手往下扒我的裤衩,我顺势把裤衩退到膝盖下用脚蹬开。她这时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到她下边已有很多淫水的流到我的肚子上和腿上,她的手拿住我的鸡鸡,抬起下身把我胀痛的鸡鸡送进她的阴道口,她屁股慢慢压下来,鸡鸡全部滑进了她的小穴内,阴道壁紧紧地裹着我的阴茎,这时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她双手紧紧地搂着我,下身不断地动着,过了一会我抱住她翻过身来,把她压在身下,开始上下抽动着鸡鸡,很快她小声叫起来,叫声逐渐变大,全身开始抽搐颤抖,阴道里一紧一紧地跳动,我也忍不住开始射精,随着一阵强烈的快感,精液射进她的体内,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亲吻着……我伸手把灯打开,看娘躺在我的身下甜甜地笑着,我俩全身赤裸着贴在一起。

  我从她身上下来,吻她的乳头、乳房、肚子、阴阜和大腿,又把她两腿分开,看从阴道流出淫水和精液混合的粘液,我拿毛巾把它擦净。她拿住我的手放在她的阴蒂上轻轻地揉着,过一会我慢慢地把手指放进她的阴道内,她握住我的手让我来回抽插手指。

  我反骑在她的身上,把头伸到她两腿之间,吻着她的阴部。她用嘴把我阴茎上的淫水和精液吸吮干净,我很快又感到鸡鸡胀痛得受不了,翻过身来,把鸡鸡顶在她的阴部,我抬起下身,她用一只手拿着我的鸡鸡送进她的小穴内,一只手按着我的臀部,我顺势将阴茎又插进去,上下抽动,一会她身体又开始扭动,嘴里小声叫着求我使劲干她,很快她全身抽搐痉挛,随着一阵快感我又开始射精,鸡鸡在她的阴道里随着跳动渐渐疲软。

  我抬起头看着她的脸,亲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和脸颊,伸手把灯关上,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还能感到她的阴道紧紧地裹着我的阴茎。她说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男人带给她的如此强烈的快感,全身又麻又酥,好受极了。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美好的感觉。我半夜醒来感到被阴道紧紧裹着的阴茎又在胀大,我吻她的嘴把她弄醒,又开始上下抽动鸡鸡,这回她来过几次性高潮后,我一点要射精的感觉也没有。

  我大力抽动不知过了多久,她说感到疼痛,最后紧紧地抱住我,疼的哭起来。我抱着她翻过身,让她趴在我的身上。她抬起身慢慢地下来,翻过身去用嘴含住阴茎,边吸吮边上下滑动着,我抚摩着她柔软的屁股,不久我终于在她嘴里射精了,她把精液吞下去,翻过身来把脸贴在我的胸前,我把她抱在怀里很快睡着了。

  清晨醒来时,我娘已经把饭做好,看我坐起来,说:「快起来吃饭。」我下地把娘抱在怀里问:「还疼吗?」「好点了。」「我还想干。」她用手握住又勃起的鸡鸡说:「娘已经是你的人了,晚上再干,别上学迟到。」我赶紧穿上衣服吃饭。

  晚上放学回到家时,娘正在做饭,她看我进来把毛巾肥皂递给我,让我先到河套里洗洗澡,她看看院里没人小声说:「把下边好好洗洗。」村东有一条河,白天村里人都在河边洗衣服,夏天我常到这洗澡。洗完澡回到家里时,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在桌上,还煮了几个鸡蛋。吃完饭我赶紧写作业,娘到豆腐房里帮助干活。

  八点多娘才回来,她把房门插上,我把大盆里倒进热水端进屋里,娘坐在炕上偎在我的怀里,我一件一件脱下她的衣服,脱完后我抱起她,把她放在大盆里,用浸着水的毛巾给她洗着身上,当洗到两腿根部的肉缝时,她疼得叫起来,我抬起她的一条腿,看阴道口周围已经红肿。她说白天坐车去县城里买了药,一会用药水洗洗。洗完澡擦干身子,娘让我拿来一个小盆放半盆热水,她往里面放点药,水很快变成蓝色,把屁股坐在小盆里洗。

  洗完后她上炕躺下,我把水倒在外边,插好门,把衣服脱光钻进她的被里。

  两人赤裸着全身抱在一起,娘告诉我还买了避孕药和避孕套,她吃了避孕药,说我的精液在她的身体内能使她怀孕。我问她想不想生孩子,她说想但现在不行,让我好好学习,将来上大学到城里上班,把她带城里去住,那时她一定给我生个孩子。

  她的手一直在揉搓着鸡鸡,使鸡鸡胀得很大,拿出一个避孕套套在鸡鸡上。

  我起身把她抱在怀里,慢慢地亲她的嘴、乳房和身上,她很快身体开始扭动,嘴里小声叫着,一会又拽着鸡鸡说:「要哥哥大鸡鸡……要哥哥大鸡鸡……」我摸着她的小穴已经有很多淫水流出,问:「这还疼吗?」她耍娇地说:「BB里想哥哥鸡鸡。」我趴在她的身上,她把鸡鸡放在她的小穴里,我慢慢地插进去上下抽动,感觉里面滑滑的,一会她的叫声变大求我使劲干她,我放心地狂抽猛插起来,她几次高潮后我也射了精。

  我问她下边还疼不疼,她无力地说:「太好了,全身都酥了,已经感觉不到疼。」几天后她阴部的红肿才消下去,在以后十几天每天晚上我都要干她几次,后来她说我还小,这样天天干体力消耗太大,影响我身体生长发育,让我每次干完后要休息几天,实际上经常是她先熬不住求我干她。从那以后我娘象变了一个人,每天比过去高兴好多了,我常说她变得更年轻更漂亮了。

  一天在学校教室里,几位男同学抢一本书,我过去看是一本《新婚生活手册》。后来我借去带回家,晚上坐在炕上把我娘搂在怀里一起看。书上介绍了男女生殖系统结构、生理功能、房事卫生、如何避孕、孕期保健等等,当看到女性外生殖器结构时,我一边看娘的外阴部一边和书上的图对照,哪是阴阜、阴蒂、大阴唇、小阴唇、尿道口、阴道口。和书上不同的是娘的外阴部没有阴毛,娘告诉我没有阴毛的女人叫白虎。

  我想起奶奶跟爷爷说过白虎克男人,我问娘,奶奶是不是在说你,娘说咱们将来离开这时,你奶奶就不会担心克她儿子了。后来我们也买一本《新婚生活手册》,主要看避孕方法。我用避孕套总感觉不舒服,用完后没再买。娘一直吃避孕药,后来又到县医院上了避孕环。

  初中毕业我考上县高中,家离县城几十里路,上学要住在学校。学费、住宿费和伙食费一年需要几千元,家里没有钱,我爷爷奶奶不同意我上高中,让我留在家里干活。我给我生母打了电话,她听说我考上高中非常高兴,说开学时一定把钱送来,另外也想看看我。她几年来经常给我来信邮到学校,我没给她回过信,只是每年春节给她打一个电话。

  开学时亲生母亲到学校给我送来两万元钱,这次和我谈了很长时间,讲了她的身世。她是省城的下乡知青,爸爸是上海下乡知青,住在一个青年点。两人相爱后不久爸爸参军去了部队,头一年两人通过几次信,我生下后爸爸再没来信,后来听部队回来的人讲,他复员回了上海。

  母亲托上海下乡知青帮助找过,没有找到。那个年月带着孩子不能回城,没有办法,在我断奶后把我送了人,自己又回到青年点。临回城时还到我们村偷偷看过我。回城后和市政府的一位科长结婚生一个女孩,这个男人比她大十几岁离过婚,后来她丈夫辞职下海经商创建了自己的公司。

  虽然她现在很富有,但总觉得愧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她这些年一直和她下乡的村里人有联系,托他们帮助打听我的情况,听说我上中学后才来看我。她看我在学校一切都安顿好后回了省城。

  我按娘的吩咐把交学费后剩下的钱存在县里银行,回家后把存折交给娘。爷爷奶奶后来也知道我生母来县里给交了学费,只得让我继续念书。上高中以后几周才能回一趟家,每次回来晚上都要干我娘到半夜,有几次给她干昏死过去,全身冰凉十几分钟没有知觉,她醒来时我问她,她说那种感觉太爽太美了。在学校很多女同学追求我,但我心里只有我娘,很少和女生交往。

  我有时把这些事告诉娘,她知道后总是偎在我的怀里说:「我的丈夫谁也别想夺去。」我高中毕业考上省城的理工大学,上大学后不久我娘也来到省城。娘说她想我想得病倒了,闹着非要来省城。爷爷奶奶怕我将来回到我生母家,说我从小没离开过娘,把我爹找回去,让他把我娘带来,说这样也可栓住我的心。

  娘开始住在市郊区我爹那,后来为了能和我在一起,在理工大学附近租一间房住下,在市里打工。她在饭店洗菜洗碗,在市场给个体商贩买货,在公司里当清洁工,干过很多工作,娘说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再苦再累她也愿意。我生母每年给我一万元钱,除学费和生活费外,剩下的钱都交给我娘。另外,我也经常打工,做家教,搞推销等挣些钱,这样我俩每年还会有些节余。

  上大学后我的性欲越来越强,后来我发展到几天不干一次,就憋得上课听不进去。大学二年时我办了走读生,和娘住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要干她。我娘的性欲也非常强,有时半夜我会被她吸吮鸡鸡给弄醒,每到这时我要不给她干出性高潮,后半夜她就睡不着觉。我也一样晚上射完精后才能睡好觉,白天才能听好课。我俩真正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性伴侣」。

  在大学三年级时,我娘提出和我爹离婚,一年后两人办了离婚手续。大学毕业后我在广东找到一份工作,我和娘也办了结婚登记,不久她就怀孕了。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生孩子时可能需要做剖腹产,她跟我说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