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纵横江湖

作者:admin人气:496来源:

  在熊耳山的碧烟山庄里,五名武林中颇具威望的前辈先进正围坐一桌忧心忡忡的谈论着武林大事。
  “如果再不想办法,只怕交欢淫教的魔掌就要伸向中原了。”发言的正是飞龙门掌门周狄,他虽然其貌不扬身材矮小,但内力充沛声若洪钟,说起话来自有一番威严。
  “不错!现在云南苗疆一带已成淫教的势力,我们得防患未然。”附和周狄的是一个长着鼠须的黝黑男子,此人是八仙刀的掌门陈刚,中等身材,额头两边的太阳穴微微鼓起,显见内功修为不凡。
  “唉~这也正是劣者邀请各位今日来碧烟山庄的目的。”说话者身着华袍,面若冠玉,便是碧烟山庄的主人刘惜。刘惜一说完,身后站着的一名美妇人接口道:“这淫教专门败坏女人清白,若不及早除去,只怕…只怕……”一想至此,实在是难以启齿。
  这名风姿卓约的中年美妇正是庄主刘惜的夫人王湘仪,虽然已经刻意打扮的朴素一些,但紧身的衣衫包着曼妙的身材,举手投足间依然掩饰不住成熟丰满的风韵。
  一个脸生麻子的壮汉凛然道:“放心!咱们这些名门正派齐心协力,难道还怕了他们什么鬼淫教不成!?”此人是五行拳的掌门张钦。
  “常老弟,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周狄转头向自开会以来都还没有发言的年轻人问道。这名木讷的年轻人叫常金昴,年纪轻轻便接掌了天助帮,武功与见识都是现代武林后一辈中相当出类拔萃的。
  “依在下之见,其实交欢神教所传播的教义乃是男女欢愉之乐,我想我们不该跟它对抗,反而要好好接纳人家才是。”常金昴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愤怒,性情暴躁的张钦正待发作,只听门外一人朗声笑道:“常贤弟说得极是。”接着,“碰”的一声,木门被踢了开来,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走了进来,长得还颇为俊美。
  至此,除了常金昴之外的其余五人,心中只是暗暗叫苦,原来当那少年破门而入之时,每个人都暗自运功准备御敌,谁知丹田轻飘飘的,一口真气竟提不上来,没有了内力,功夫再厉害也要去掉七成,而且更惨的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开始起了变化。
  那少年抱拳做揖道:“各位前辈有礼了,在下交欢神教古陵心,特奉教主之命,诚心邀各位前辈入教。”
  “不知为何贵教对我们如此抬爱?”刘惜冷冷的问道。
  “哈!哈!昔日刘庄主在枯叶林一掌毙三枭,三十六式刘家剑横扫河北,周掌门一日内连闯观日峰十三关,飞龙神拳使的是出神入化……”接下来,古陵心将众人以前在江湖上的事迹一一给点了出来,接着道:“如此人才如果能加入敝教,那岂不是美事一桩?”
  陈刚又再逼问:“既然如此,为何贵教教主不亲自来邀请我们入教?这样可把人瞧的小了。”言下之意是阁下还不够份量。
  古陵心陪笑道:“由于教务繁忙,教主实在是分身乏术,等各位到了赤土坡总舵,教主自然给各位斟酒赔罪。”
  群侠表面上用缓兵之计跟古陵心闲耗,内心正在苦思脱身之道,岂料古陵心接下来的一番话把他们的希望全浇熄了。
  “你们也不用挣扎了,碧烟山庄里里外外的人全被我们擒住了,而你们喝的茶水里掺的是敝教的交合散功粉,想回复功力?嘿嘿……,如果三个时辰内不找人交合,只怕苦练十几年的内功就要毁于一旦了。”
  现在交合散功粉的药效正慢慢侵蚀着每个人筋脉,并将群侠内心深处的性欲给引了出来,只是大家还在苦苦支撑,否则一有什么出轨的行径,名声就要悔于一旦了。
  古陵心见群侠额头上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微微笑道:“加入我交欢神教,从此可以免去世俗礼节,随心所欲,现在如果拒绝,只怕以后诸位想要加入也没这等良缘了。”
  张钦越听越怒,气急之下指着古陵心鼻头大骂:“无耻邪教!少发你的春秋大梦。”
  古陵心看了他的长相,皱皱眉道:“以阁下的尊容只怕不够资格入教。”说完手臂一伸,竟然将这位名震一方五行拳掌门给丢了出去。他回过身来对剩下的人笑道:“快!只要完成入教的交合仪式便是我教中人,而且对象可是美若天仙的庄主夫人喔!”
  在古陵心一再的诱惑下,陈刚跟周狄的喉头“咕咕”做响,居然一下子同时站起身来朝王湘仪走去。
  “你们!”刘惜真是又急又气,没想到和自己闯荡江湖多年的好友竟然要奸淫自己的妻子,才想起身阻止,眼前一黑已被常金昴给点昏了。


  王湘仪见陈刚跟周狄两人朝自己一步步逼近,双眼像要喷出火来,不禁娇斥道:“别再过来,不要再过来了。”无奈药性发作,浑身酸软无力,兼之一波波的电流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部位,内心深处竟有想要性交的渴求。
  陈刚与周狄一前一后的按住了王湘仪,只听陈刚说道:“嫂子你就以大局为重吧!”说着一双骨棱棱的大手便往她的胸前袭去,没两三下便把她的上衣脱了个精光,露出两颗肥大雪白的奶子,然后双手由内而外的搓揉着,拇指并食指轻捏着乳尖。
  而周狄也一把脱了王湘仪的裤子,王湘仪茂密的阴毛与神秘的私处顿时一览无遗。只听周狄喃喃念道:“我有时还会梦想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梦想居然成真了。”说完灵巧的舌头就开始在王湘仪的花瓣游移,当添到阴道口时还拼命的往里钻。
  两人就这样弄了一会儿,王湘仪身体的防线终于崩溃,花瓣已经开始流出淫水,而乳尖也因充血而挺立,但理智却还在做最后的抵抗,所以王湘仪一直只是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含糊“唔……唔……”般的声音。
  古陵心看王湘仪这样,推波助澜的道:“刘夫人如果难受的话,不如叫出声来,你丰满的胴体已经在召唤男人了。”
  “唔……不要……我……”王湘仪的理智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她心里明白要是放荡的叫出声来只怕就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硬是咬紧牙根希望这场恶梦能赶紧结束。
  随着王湘仪私处上淫水的泛滥,周狄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了。
  “嫂子啊!自从你跟惜哥成亲的那天起,我就时时刻刻的想着你,想干你这身迷人的胴体。”周狄说着拉下裤子,露出了那根充血发硬的肉棍,然后对准湿润的花瓣中心,摒足腰部的力量向目标插入,王湘仪眼里含着泪水,却只能看着肉棒从龟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没入自己的花瓣内心,直到整只火热肉棒都插入自己体内,周狄并开始缓缓的抽送,王湘仪在被肉棒完全插入时,终于淫荡的呻吟了一声,两行泪水也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是内心理智的宣告战败,也是对于自己身在江湖中无奈的表示。
  周狄不断地使劲将肉棒整支送入王湘仪的深处,只觉得王湘仪的私处里紧紧温热地包着自己阳具,看着眼前是梦寐以求的美女,如今却是一副渴望性交的媚态,周狄更是激动的一下一下卖力的插入。
  由于药性的效力达到顶点,王湘仪身体中的那股道德感及抵抗感已经完全消失无踪,她开始随着周狄一波波的攻势而蠕动胴体并且发出淫荡的呻吟。
  “嗯……好……好舒服喔……啊……用力……再用力的插……喔……”
  而另一边陈刚用他灵巧的双手揉捏着耸立的乳头,温热的嘴唇塞住了王湘仪浪叫的樱桃小嘴。“嗯……唔……”王湘仪一边呻吟同时也伸出右手隔着裤子抚摸陈刚挺直的肉棒。
  “好嫂子……亲嫂子……你的小穴好…好紧啊……我…我快……喔……”
  周狄由于习武之故禁欲已久,加上对于房事已不如年轻之时,抽送没有多久便泄了精,坐倒在一旁气喘如牛的。而王湘仪也已经香汗淋漓,此外不断流出的淫液和着精液早已黏答答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陈刚见周狄这么不中用,居然安慰王湘仪道:“嫂嫂别恼,待会儿等小弟让你快活。”说着便以69的姿势将鸡巴塞进她嘴里,然后舔舐那刚交合过五味杂陈的阴户,还不时用手指对着王湘仪的洞穴一来一去的搓弄,使王湘仪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
  “嗯……嗯……唔……喔……”
  王湘仪热烈的吸吮着陈刚一进一出的阳具,而陈刚挑弄阴户的快感从两腿传来,迅速传遍王湘仪全身。陈刚双手拨弄着阴唇,舌头像泥鳅般的乱游乱钻,游到了桃源洞时更是拼命的钻了进去。交战了一阵,王湘仪身子一弓,终于泄了阴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