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寂寞芳心何所依(2)

作者:admin人气:1556来源:

  但正因为她的冷漠和严苛要求,其他人都在之後几年背弃了誓言渐渐离开,只剩下齐里和莎缇两人,而且每当一个人离开,他们的处境就更艰辛,但他们两人终究还是没有离开这个表面上冷漠、实际上却无比软弱的主人。
  齐里和莎缇都察觉到,法瑞莎的激进是在追赶「某人」,那个人的年纪比法瑞莎小许多,但她的才能与成就却耀眼得像太阳一般,因此法瑞莎终究只能被评价为「快赶上伊莉亚」而已。
  而法瑞莎的追赶却替她带来了厄运,惹上托拉斯的她惨遭强奸後庭,而且是在齐里和莎缇的面前,对法瑞莎而言这是毁灭她人生的恐怖遭遇,而对目击者齐里来说,这坚定了他保护法瑞莎的决心──即使必须付出生命。
  或许是因为保护不了她的愧咎,齐里对法瑞莎的所有行为选择了服从,即使他非常不赞成也是如此,绑架小精灵和罗莉就是此一情况下的产物,而这行动也再次扭曲了法瑞莎的人生路线,虽然现在看来大部分似乎是往好的方向扭转。
  当然还是有少部分往奇怪的方向扭曲……
  齐里看着法瑞莎的目光越来越温柔,法瑞莎的也是,而在他开口说话之前,法瑞莎已经抢先说出了奴隶宣言:
  「我,法瑞莎,从今以後就是齐里主人的淫奴,不管主人想在何时何地、用何种方法玩弄蹂躏淫奴的肉体,淫奴都会献出自己淫荡的肉体供主人享用……」法瑞莎羞红着脸,却仍坚定地说完这段话。
  聪明的法瑞莎早就知道齐里对自己的顺服超过了仆役应有的程度,内心深处自然也对他有某种奇妙的好感,而这份好感随着她对男性的越发厌恶而逆势成长,直到现在才完全爆发出来。
  「主人~~」法瑞莎温润的双眼看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齐里,两人都没发觉伊莉亚已经推着莎缇离开了地下室。
  硬挺程度前所未有的肉棒抵在女孩无比潮湿的嫩穴上,在她含泪的目光注视下缓缓插入,直没至底。
  「啊啊~主人~~请主人……尽情干淫奴的小穴……莎奴的小淫穴要主人的肉棒疼爱……」法瑞莎主动挺高下身,饱满的耻丘高高抬起,让肉棒能更深入她饥渴的小穴,还不忘努力夹紧穴壁,让「主人」能更舒服点。
  齐里伸出手揉捏着她的双乳,让白浊的乳汁四处飞溅,配合上法瑞莎陶醉的神情,造成相当诱人的景象。
  伊莉亚施展的魔法只让法瑞莎分泌出乳汁,并未让她的胸部大幅膨胀,未来也不会继续分泌乳汁,但母乳从前端喷出的奇妙感觉却让她浑身颤抖,而且乳汁补充得相当快速,只要齐里稍微停下揉捏,她就觉得双乳胀痛,不禁开口哀求着:「请主人…用力捏…莎奴的胸部……啊啊…」齐里一边抽插着她湿热的小穴,一边以各种方法蹂躏着她母乳丰沛的胸部,快感与痛苦让法瑞莎一次又一次地攀上高潮,如丝的媚眼中燃烧着爱情与慾望的火焰,她看着的是自己的主人,也是自己的爱人。
  「主人…啊啊~~啊~主人啊~~」
  看着法瑞莎在皮带的紧缚下仍旧拼命挺腰的淫荡模样,齐里苦笑了一下,回头望向小桌上拇指大小的红色药丸,他捧着法瑞莎软嫩的臀肉,维持着插入的姿势抱起她一步步走向桌边,每踏出一步肉棒就往法瑞莎的子宫狠顶一下,插得她欲仙欲死、淫叫连连。
  这药的名字伊莉亚说叫做「神枪丹」,相当直白的称呼,直接了当地说明了这集合魔法与炼金术两大领域药学的药品效果:药效时间内,精液的量和威力都大幅提昇,而且无论射精几次,依旧金枪不倒!
  至於药效长度嘛……在女孩们的要求之下,神风雷豁尽神风一族万年来的智慧结晶,将药效硬生生地延长了许多,到达六个小时的惊人成就,只可惜还是被女孩们──尤其是伊莉亚──嫌太短了点。
  「你这贪得无厌的大淫妇!」神风雷当时满脸阴沈地如此说道。
  「女孩子都是淫荡的!」伊莉亚当时一脸理所当然地如此说道。
  「才不是!」亚薇当时满脸通红地如此说道。
  「亚薇是最没有资格这麽说的人~」听到伊莉亚的话,神风雷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因为最早对於药效只有一小时提出异议的就是亚薇。
  齐里拿起药丸,配着法瑞莎甜美的乳汁吞了下去,一股热力立刻从腹中升起,穿过心脏绕了一大圈之後消失在他正插着法瑞莎美穴的肉棒上。
  「呀啊!」法瑞莎发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娇吟,因为齐里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她的体重夹带着落下的势子让肉棒重重地顶了进去,带来了一股强烈的酸麻。


  齐里解下法瑞莎双膝之间的竹竿,免得自己胸前被它压出内伤来。
  「啊嗯…主人……」双腿得到自由的法瑞莎欣喜地扭着腰,肉棒在她的体内一阵翻搅,幸好齐里早有准备,捧着她弹性十足的美臀狠狠地顶了回去。
  「啊啊啊…主人…用力干…莎奴的穴…是为了让主人干……嗯…而存在的…」
  「……」齐里停下动作,一语不发地盯着法瑞莎,看得她慌张了起来。
  「主…主人……」
  「如果我要你让别的男人干呢?」
  「别…别的男人?!」法瑞莎瞪大了双眼。
  「没错,别的男人,或者别的女人,或者别的…公狗之类的。」「公…公狗!」法瑞莎的眼睛张得更大,脸上满是惊骇的神情,但这表情并没维持几秒就被坚毅的神情所取代:
  「我愿意!只要是主人希望的,莎奴都愿意。」「很好。」齐里表面上赞许地点了点头,心中却不免有些无奈,自己真要把地位如此崇高的前主人变成比母狗还低贱的淫奴吗?
  想到淫水如泉的法瑞莎淫荡地扭腰诱惑陌生男人的景象,齐里就觉得深埋在她穴内的肉棒似乎有爆发的倾向。
  「现在你自己动吧。」齐里努力摆出自认为最淫贱的笑容说道,这让他不禁感慨起自己这方面的造诣果然远不及伟大高贵的麦亚第一皇女。
  「啊…主人……」虽然双手还是被缚在背後,但法瑞莎还是撑起上身贴在齐里怀中,相当积极地上下扭摆起腰来,富有弹性的双乳在他身上不断挤压变形,带给齐里相当强烈的感官刺激。
  突然之间,齐里对法瑞莎那不知身在何方的未来驸马兴起了强烈的敌意,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法瑞莎此时的淫荡模样就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了。
  法瑞莎已经满二十岁了,以麦亚王国的习惯来说什麽时候嫁人都不奇怪,事实上还有点慢了,要不是法瑞莎极力抵抗,她早就成为其他城某个王族的王妃──据传最有可能的对象就是砂雪城的下一代城主苍木烈火。
  「啊嗯…主人…好舒服……」法瑞莎欢喜地呻吟着,亮丽的金发随着她的动作而飞舞着。
  「在我允许之前不准高潮。」齐里命令道。
  「啊啊…啊…是…是的……莎奴知道了……」法瑞莎咬牙忍着小穴里传来的酸麻,强迫自己抵抗逐渐累积的快感,同时持续扭动纤腰套弄肉棒。
  (原…原来…这就是伊莉亚她们…不会胖的原因啊……)法瑞莎因为忍耐着不泄身而有些晕眩的脑海中,浮现了这麽一个想法。每天都拼命的如此「运动」着,就算不刻意控制食量也不可能囤积多余的赘肉。
  女孩紧闭双眼抿着樱唇忍耐的模样让齐里觉得自己似乎快要兽性大发──事实上也差不了多少了。他捧着法瑞莎的美臀,狂风暴雨般的奸淫着她,让她发出将要断气一般的尖叫声。
  「啊啊~~主人!主人…太…厉害了…莎奴…啊啊…不…不…啊……」早就濒临溃堤的快感洪涛在齐里的冲击下撕裂了法瑞莎本就不强大的忍耐力,不到十分钟,令人眩目的高潮突然降临到女孩身上,让她在高亢的尖叫声中浑身抽搐地喷出了前所未有的大量阴精,甚至翻白眼晕了过去。
  「是不是太过分了点?」齐里将女孩软绵绵的娇躯搂在怀中,免得她倒栽葱地砸在地板上。
  嗅着女孩身上淡淡的香气,齐里的心思突然回到那改变他们人生的夜晚,就在那天,遍体鳞伤被五花大绑的他看着法瑞莎在自己面前遭到托拉斯的强奸,等到托拉斯他们离开之後,法瑞莎是四脚着地哭着爬过来替他和莎缇松绑的,那一刻法瑞莎的模样令齐里无法遗忘──包括她身上的香气。
  不管彼此的关系变成什麽样子,她永远都是自己想保护的对象……等到法瑞莎清醒时,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齐里温柔的拥抱,她的心中被莫名的幸福感充满,沾着泪水的俏脸亲昵地在齐里胸前蹭了蹭。
  「醒了?」
  「嗯……」
  「你违背了我的命令哦!」
  「啊!」法瑞莎从幸福之中惊醒,浑身僵硬地说道:「对不起!主人!莎奴太没用了……」
  「没用的性奴就该被惩罚!」齐里让法瑞莎躺在地上,双腿像青蛙一般大大分开,露出红嫩的阴部。
  「呜…啊!主人……」看到齐里从墙上拿下一把鞭子,那是由数条软皮组成的皮鞭,打在肌肤上不容易见血,但痛楚却一点也不少,法瑞莎自己曾经在莎缇身上用过很多次,连齐里偶尔也会意外挨上几下,她当然清楚这鞭子的威力。


  而齐里既然让自己摆出大开双腿的姿势,他想鞭打的目标当然也就很清楚了,只是法瑞莎纵使吓得脸色苍白,嘴里却没有说出半个不字,因为已经接受新身分的她知道,淫奴是没有资格拒绝主人的。
  「两下,抬高!」齐里冷冷地──至少表面上如此──说道。
  「呜呜…」法瑞莎畏惧地看着齐里手上的鞭子,却还是努力挺起下身。
  「啪!」
  「呜啊!」皮鞭的击打声与少女凄厉的悲鸣同时响起,虽然齐里节制了力道,但娇嫩的蜜穴被鞭打的痛楚还是令法瑞莎疼得满地打滚,泪水不受控地奔流而出。
  「呜呜…呜……」法瑞莎咬牙死命忍着钻心的痛楚,剧烈颤抖的双腿再次撑了起来,将开始浮现红色鞭痕的耻丘再度呈现在齐里面前。
  「请主人…责罚……」法瑞莎颤抖着说道,粉红色的鞭痕像巨兽的爪子般贴在她的股间与小腹上,看上去无比凄艳。
  「啪!」鞭打声无情地响起,白皙的肌肤上又多了几道狰狞的爪痕,但这次法瑞莎没有在地上打滚,而是发出一声惨叫之後整个人弹起来又跌落地面,一股清泉从惨遭酷刑的秘处不间断地喷出,反射着火光画出一道弧线落在地上。
  因为鞭打而失禁的少女现在则再度翻白眼晕死了过去。
  齐里丢下皮鞭,担心地看着法瑞莎,要不是她胸前两团流着乳汁的肉峰还剧烈起伏着,他早就光溜溜地冲上楼去把亚薇拖来紧急治疗了。
  他抱起法瑞莎的上身,轻拍她沾满泪水的脸颊将她唤醒。
  「嗯…呜…好痛…呜……」下身传来的剧痛让法瑞莎又流下泪来,要知道那儿可是连用指头轻弹都会感到疼痛的敏感处所,即使齐里没用上全力,但却也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啊!主人……」接着疼痛之後的感觉,是强壮臂膀的拥抱,法瑞莎这才发现自己被齐里抱在怀中,赤裸的肌肤紧紧相贴着。
  齐里没有说话,胯下胀硬的肉柱顶在法瑞莎红肿的阴唇上。
  「啊…主人…要……呜……」热辣辣的刺痛感让法瑞莎秀眉紧皱,娇躯也微微颤抖着,但她还是没有拒绝齐里的进入,即使下体痛得像是被钝刀子来回切割着一般。
  狭窄通道中微黏的淫水尽力减轻着主人的痛苦,但在肉棒的无情刮磨之下效果似乎颇为有限,法瑞莎只能泪汪汪地承受这带着快感的痛苦。胀满乳汁的双峰不断颤抖着,但马上就被齐里一把抓住其中之一,一股白色的母乳顿时喷了出来.
  「呜!」法瑞莎美目大睁,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因为齐里居然吻了她,而且还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侵略着她的口腔。
  (被…主人…吻了…啊……好高兴……)身心完全奴化的法瑞莎再度流下眼泪,但这次是为了主人的疼爱而喜极而泣。
  虽然是性奴的身分,但法瑞莎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充实,甚至隐约觉得当性奴比当公主要好得多,她不知道这是为什麽,只是一边回应着齐里对她小嘴的侵略,一边扭动起纤腰。
  那「一点点」痛楚,对现在的她而言只是让她更幸福的养分而已。
  感觉到法瑞莎的配合,不明所以的齐里误以为她已经不痛了,动作也渐渐加强了起来,猛烈的冲击让法瑞莎痛得不断呻吟,但却反而有一股奇妙的愉悦感从身体深处涌出。
  鞭打、疼痛、紧缚、蹂躏、拥抱……这一切都是主人对她的宠爱象徵,只要在主人的怀中,自己除了尽情展现淫荡本性之外就不需要再去思考、顾虑别的事物了……
  「嗯呜……」深刻的长吻终於结束,法瑞莎依依不舍地看着齐里渐渐离开的嘴唇,小穴似乎是为了补偿口唇的空虚一般夹得更紧,让齐里腰骨感到一阵酸麻,他又抽插了几下,猛力一顶,龟头硬生生地挤进女孩的子宫,射出了大量浓热的精液。
  因为神枪丹药力的关系,这次的射精比过去都久,精液量多得让法瑞莎觉得自己的子宫似乎因为装满精液而膨胀了起来,而喷射的力道也强得让她难以招架,一阵又一阵的高潮毫无间断地袭来,爽得她差点就断了气。
  「啊~啊!啊啊……」成为神枪丹现世以来第一个牺牲品的法瑞莎脑海一片空白,她不是没有被零距离子宫内射的经验,但这次的感觉却比过去的刺激强了十倍以上。
  更令她恐惧的是齐里射精完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奸淫,雄壮的肉茎不但没有半点软化,反而似乎还更大了一些,龟棱的锐角来回刮磨着她敏感的穴壁,爽得她的灵魂再次飞上了天。


  「啊啊~~会被…干死……啊嗯…主人……小穴…会…被主人的…大肉棒插……坏…哦…嗯啊……」
  「要慢点吗?」齐里故意放慢了动作。
  「不…不要…啊…主人…请快一点…重…一点……莎奴…快…啊…要泄了……」
  齐里停下腰部的动作,却故意让肉棒在她湿热的小穴里一跳一跳的。
  「呜啊…为什麽…只差一点点……」法瑞莎不满地扭着腰,双手被紧缚在背後的她无法自己解决体内的慾火,何况齐里的大肉棒还插在穴里,哪轮得到自己的双手?
  「淫奴怎麽可以要主人服务?」齐里冷冷地说道。
  「啊!」法瑞莎迷蒙的双眼顿时睁大。
  「我…啊…主人对不起……」
  「自己知道该怎麽做吧?」
  「是…是的。」发觉齐里似乎没有处罚她的意思,聪明的法瑞莎当然知道他要的是什麽,女孩挺起酸软的腰枝,生涩地套弄起肉棒,而且紧抿着小嘴努力控制自己的穴壁包夹肉棒。
  不习惯的劳动让法瑞莎的身上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汗水,疲劳与快感也让她喘息了起来,长长的金发因为她的套弄而飞舞着,随同晃动的还有她美丽的乳房,点点母乳因为她剧烈的动作而四处飞洒,散出清甜的奶香。
  齐里没有动弹,让法瑞莎「奉侍」着他,平时高高在上的美丽女主人现在却骑在自己的大腿上,香汗淋漓的用她美妙的身体取悦自己,因为双手被直直捆在背後而不得不向前挺出的柔软美乳更像是在诱惑他去揉捏一般不断跳动着。
  「啊嗯!」虽然不及亚薇却也颇为傲人的双峰被齐里的双爪同时抓住,法瑞莎不禁发出了娇喘声,充血涨红的乳蒂也一齐将乳房里积蓄的大量鲜奶喷射而出.
  「莎奴真像乳牛~~」齐里说道,还顺手抓捏了几下,让乳汁喷射得更加强劲。
  「啊啊…主人…喜欢…乳牛吗?」法瑞莎努力地上下套弄着,同时挺高胸部让齐里能更容易搓揉。
  「嗯,家里养一头乳牛,以後就不需要去外头买牛奶了。」齐里一边说,却不禁开始计算起如此一年能节省多少开销。
  「啊啊……」发现主人的意图之後,法瑞莎的脸蛋顿时通红一片,想起自己每天早上起床就挤奶的画面,就让她浑身酸麻,像是被电击过一样。
  「莎奴…要给主人…嗯…每天…喝新鲜的奶…嗯…啊……」「好。」齐里往上顶了几下,龟头前端立刻感受到女孩深处的弹性与热力,他也没有再吊法瑞莎胃口,开始一下又一下地往女孩的穴心里撞去。
  「啊啊~~主人~~好舒服~主人……」法瑞莎不断发出无比诱人的淫叫声,洪水泛滥的小穴也紧咬着肉棒不放,浑身都散发着贪淫的媚态,之前的疲劳彷佛都不翼而飞似的。
  神枪丹的药力不断发散,常人难以察觉的魔力符文在齐里体内流动着,最後消失在他的肉棒上,创始者亚薇和神风雷并没有发现这药除了短时间内的效果之外,还有缓慢改变服用者肉体结构的改造力量,虽然不是吃个五颗十颗就能达到的效果,但长久累积下来,想创造出一个不靠药物也能持续性交六小时、还无视射精次数金枪不倒的强大性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齐里解开法瑞莎的双手,闪着银光的金属铐留在女孩过肘的黑色长皮手套上,黑银双色的映衬让女孩显得更加柔弱而且楚楚可怜。
  法瑞莎温顺地趴在地上,高高翘起浑圆的臀部,湿润的小穴一开一闭地诱惑着齐里。
  「啊嗯!」插入的瞬间,法瑞莎发出了娇吟。
  「小母狗,叫几声吧!」齐里打了法瑞莎白嫩的臀部一下。
  「啊!汪!汪!呜啊……」法瑞莎相当称职地扮演母狗的角色,虽然没听过母狗是怎麽叫春的,但本能反应之下却也有几分相似,视觉与听觉的双重诱惑让齐里胯下的肉棒又是一阵热血激昂,恨不得直接捅到子宫里去。
  「啊啊~~汪!汪~~」美女犬的悲鸣不断在地下室中回荡着,伴随着肉体与汁液的拍击声,一同被厚重的门板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