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牝狐精交戏後亭桂香子窗外听风

作者:admin人气:128来源:

  话说众人一齐乱嚷道:「不好了,挤死人了!」你道这是那个?原来是明媚官人。这十五六岁的孩子,如何受得这样挤呢,一时昏迷不醒,如死去一般。常言道:「人命大事,谁人不躲?」众人哄的一声,各自散去。
  单说二妖女见一个小书生卧在地下,美貌可佳,急急上前解救。桂香用口中的玉泉,嘴对嘴灌将下去。不多时,明媚苏醒,满面颜色如花,更加爱人。云香道:「人间有这般美色男子,何不驾在洞中结为夫妻?采些阳丹,以助咱姊妹二人的道业。」桂香连声唯唯。遂一阵妖风作入洞中。不题。
  且说桂香仙子和云香仙子,将明媚放在梅花暖亭以内,明媚又如做梦一般,不知身在何处,呆呆的在八宝玲珑榻上坐着。见左边一个美女,右边一个美女,俱是色貌如仙。亭内异香扑鼻,百般古玩,真乃是景不尽观,观不尽景,有诗一首为赞:
  八棱粉装似雪宫,飞阁流丹别样精;
  古炉香烟龙喷雾,宝瓶珊瑚云吐虹。
  玉环锁得酉阳侯,金宠养就贵州;
  书案端放列女传,中间悉挂画三轴。
  玉笛象菅衬尧琴,桂棋牙牌紫竹笙;
  弱榻玲珑相锦帐,鸳鸯绣枕配红绫。
  左有行乐图一面,右藏春宫册二封;
  明楣误入仙子居,胜似蟾宫折桂卿。
  话说明媚正在迷乱之间,见这般仙景美丽,又有两个美人在身边,心中甚是快乐,飘飘然有羽化登仙之景。遂开言问道:「二位娘子,小生如何来到此处呢?」桂香道:「官人休要害怕,俺姊妹二人原是上方站班奏乐的仙女,因官人前生是皇爷的金童,原有夫妻之分,所以今日把官人请进洞来,以成鱼水之欢。」说着说着,二妖女就做出许多的娇态。明媚官人见这等光景,虽在年幼,人事已开,不觉的心中如刺。勃勃然淫兴大起,将桂香两手抱过,四片嘴唇合在一处,亲了一嘴。桂香故意含羞道:「青天白日是何道理?等到天晚,咱三人同入红绫被里,任官人快乐。」云香笑道:「乾柴如何近得烈火?狸猫如何能守鲜鱼?
  明媚见云香说得有趣,丢下桂香,又将云香的桃腮用两手捧过,口对口,将自己的舌尖连忙插入云香的舌根底下,拱了几拱,拱得云香浑身酸麻,现出真情,忙把舌尖递将过去。明媚用舌裹住,用力品咂,咂得唧唧有声。桂香看他两个看得高兴,用手把明媚的腿夸裆里一摸,摸准了那条阳物。使力捏了一捏,把桂香唬了个冷战。有四占绝句为证:
  说起春明媚,人小卵子大;
  用手只一捏,妖狐害了怕。
  又曰:
  硬似西羊角,又知风磨钢;
  今到桃花洞,难为妖狐精。
  闲言不题。且说桂香知道明媚的阳物太大,意欲先叫云香先试媾,遂托小解之计,往东边小暖阁而来。这明媚与云香两个的故事,暂且不表。
  却说桂香到了暖阁,将几进门,只听内边唔咀有声,好似云雨一般。桂香止住脚步,在窗棂瞧看,只见一对年幼的童子,在那里定,年纪都不过十五六岁。
  你道这两个小畜生是何如出身呢?原来是这清峰岭西北角下,南风洞中的一对公狐精,前生是一对兔子托生的。一个叫到口酥;一个叫海里娃。他两个系结拜的生死弟兄。只因到口酥长了一岁,多晓些事情,勾引这海里娃上手,海里娃虽是年幼,倒也有些见识,逢到口酥弄他的屁股之时,一定要讨个回席,到口酥也不推辞。所以兄弟两个成了贴换屁股的交易。
  你道今日他两个为何来到此处?原来这两个畜生与这桂香、云香结拜的乾姊乾弟。这到口酥、海里娃比两个妖狐小得三四岁,姊弟四个因你爱我,我爱你,爱得十分甚厚,遂成了皮缠账的亲戚。这畜生们的来意,原是要与二妖狐如此这般的勾当。因到了洞中,二妖狐不在洞中,十分扫兴,所以就在这暖阁以内,相成了从前的旧营生。一切来历叙过不题。
  单说到口酥这个小畜生,不论礼法,两手把海娃的屁股搂在腿夹里,笑嘻嘻说道:「好贤弟,你可爱杀我了!」说着,说着,将腰伏在海里娃的背脊之上,大弄起来。海里娃将定左一围,右一围,好似猪定上生虱子,在墙角上抹得十分快乐,说道:「亲哥哥的卵子比从前长了许多,小弟的屁股比从前更紧,这是何也?」到口酥道:「不是为哥的卵子长了,是无加上浆水,所以有些迟滞。」到口酥遂用手指从口中取了些津液,不知这畜生如何的玩耍?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