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英雄联盟采花行】

作者:admin人气:1275来源:

「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于谨博看着自己手中的一根金发,显得很是不安。自己昨晚明明是在寝室的床上和室友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可是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身体也已经完全变了样:黄色的皮肤变成了白色,一头黑短发变成了金色的卷发,麻杆一样的身材变得如同模特一般标准,1米70的身高变得1米80有余,最关键的是,原本是一张大众脸的他,现在变得极其帅气。

  这一切令人欣喜的变化原本应该让他感到高兴,而且,他这个穿越幻想者也终于算是如愿以偿。可是在短暂的兴奋过后,他却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谁,在什么地方,甚至是哪个年代都不知道,这顿时让他感到一阵不安甚至是恐惧。

  正当他在胡思乱想,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只有一米左右高,头却比于谨博还要大的怪人拿着扳手和钳子推开门走进了房间。

  「嘿!小子!变成伊泽瑞尔的感觉怎么样?」

  「啊?」怪人的话顿时让于谨博愣在了原地。伊泽瑞尔?不就是EZ吗?虽然我很喜欢用,可一个游戏中的人物和我有什么关系?等等!这怪人的样子,看起来好熟悉啊!

  怪人看着于谨博的样子,笑了起来:「哈哈!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很糊涂?

  别急,我来慢慢告诉你。」怪人说着,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黑默丁格,人们都叫我大发明家。你平常也玩英雄联盟,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的。其实,瓦罗兰大陆和地球是两个平行空间,简单来说,你可以把瓦罗兰大陆当成是你们口中的『虚拟世界』,而你,则是穿越到了瓦罗兰大陆来。」

  「为什么?我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是我把你弄过来的。我本来想用我刚刚发明不久的万能机把伊泽瑞尔传送到你们的那个花花世界去玩玩,可是没想到,机器出了点意外,反倒把你这小子给传到了这里。」

  「啊?那EZ,哦,就是伊泽瑞尔去哪了?」

  「这我就不好判断了,估计是和你意识互换了吧。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总之你知道你现在就是伊泽瑞尔就行。好了,你现在闭眼,集中意识,让伊泽瑞尔的意识和你的意识融合起来。」

  于谨博听着黑默丁格的话,闭上了眼睛,突然发觉大量的记忆涌入自己的脑海当中,让他觉得一阵头疼,但也只能强忍着,过了大约十分钟,才觉得好些,记忆的数量已经在减少。又过了五分钟,于谨博感觉伊泽瑞尔的记忆似乎已经全部和自己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他晃了晃脑袋,和刚才的过程相比,现在的感觉简直是太舒服了。

  「怎么样,感觉如何?」

  「唔,还好。可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他童年时的记忆啊?」「因为这些记忆对他来说本身就很久远,再说,他的记忆也不是百分百融合到你的记忆里的啊,不耽误你在这个世界生活就行呗。对了,我还有些好东西,你想不想要啊?」

  「什么好东西?如果真的好我当然要啊!」

  「据我了解,你小子也是个满脑子淫荡思想的人吧,想不想尝一尝英雄联盟里女性英雄的滋味啊?」

  「啊?这个……」于谨博抓了抓头发,不由得有些脸红,自己原来确实是一个满脑子黄色的人。尤其是对英雄联盟中的一众女性英雄,更是意淫了不知道多少遍。想想性感迷人的九尾妖狐阿狸,制服诱惑的皮城女警凯特琳,「胸」器慑人的琴瑟仙女娑娜,还有那让无数怪蜀黍浮想联翩的小萝莉——黑暗之女安妮……一想到这些,于谨博顿时有些激动。

  「哈哈哈,小子,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嘛。我这里的好东西就和这个有关,你跟我来看看吧。」黑默丁格说着,起身向屋外走去。于谨博一听说有这好事,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跟了上去。

  很快,两个人走到了一个实验室似的房间里。黑默丁格走到墙边,打开了一个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了几粒药丸。于谨博一看药丸,顿时来了精神,也许这就是很多小说当中说的灵丹妙药吧?没想到黑默丁格这科技疯子也会干这个。黑默丁格走回到于谨博面前,摊开了手掌,只见一红一黄一蓝三粒小药丸躺在他的掌心。

  「小子,算你运气好,这三粒药丸本身是给伊泽瑞尔准备的,没想到现在要属于你了。这可是我和我的好朋友沃里克还有他的徒弟辛吉德共同配置的一套丹药,我们把它们称作『采花丹』,专门为了让男人猎艳采花制造,药效好着呢!」「咳咳!」于谨博本来还怀着敬仰的心情看着这三粒药丸,可一听到这恶俗的名字,顿时一口唾沫呛着了。



  「那你给我说说,这药效到底是什么?」

  「药效嘛,我一粒粒地来告诉你。这红色的,是沃里克的作品,可以让你的下面变得粗大硕长,久战不疲,可以满足任何女人;黄色的是辛吉德的成果,可以让你的身上发出吸引女性的气质和气味;蓝色的是我的发明,可以让你的体质和战斗能力增长十到一百倍,具体会增长多少,这就看你本身的体质了。」「哇!这么好!那还等什么,我这就吃了它们。」说着,于谨博拿过黑默丁格手中的三粒药丸,一口气吞了下去。

  「我靠!小子,你也太心急了吧,就不怕有什么副作用?」「当然不怕!本来我在这瓦罗兰大陆就人生地不熟的,要是你也害我,我肯定挂掉。再说了,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于谨博笑着,拍了拍黑默丁格的大头。

  「好吧,那你先坐下来,等着消化你即将到来的力量吧。」黑默丁格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很快,于谨博感到自己身上似乎出现了好多道热流,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他闭上眼睛,慢慢消化着蓝色药丸的药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站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浑身噼噼啪啪直响。黑默丁格走上前,把一个盒子一样的仪器放在了于谨博的胸前,结果仪器上显示的数据让他大吃了一惊。

  「我去!小子,好运气,你这一口气增长了九十倍的能力。看来以后,瓦罗兰大陆没有人再是你的对手了!」黑默丁格不禁一阵惊叹。

  「九十倍?太好了!对了,黑默丁格,为什么你要把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啊?

  还有沃里克和辛吉德,为什么你们不把这些留着自己用呢?」于谨博兴奋之余,不忘问出自己心里的一个疑问。

  「因为我们几个都是科学狂人,自从瓦罗兰大陆重归和平之后,就更是一心只想着研究和发明,哪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你采花成功了,那代表我们几个的研究也是成功的,这同样是一种成就感。再说,我告诉过你,这些本来就是为伊泽瑞尔准备的,我们三个和他的关系都很好,他有那么多女人,如果我们不帮帮他,早晚有他好受的。」

  「什么?伊泽瑞尔有很多女人?我怎么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能写在游戏里呢?就好像是你们那个世界的各个圈子,也不是什么事都对外公开的。」

  「哇!那你快点告诉我,都有谁是伊泽瑞尔的女人啊?」「嗯,让我想想,他之前有十个女人,但是他一直都希望凑够十二个,听他说,是为了代表十二个月,也代表十二个星座。现在,皮城女警凯特琳﹑黑暗之女安妮﹑琴瑟仙女娑娜﹑风暴之怒迦娜﹑赏金猎人好运姐﹑无双剑姬菲奥娜﹑光辉女郎拉克丝﹑暗影之拳阿卡丽﹑刀锋意志艾瑞莉娅还有不详之刃卡特琳娜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什么什么?卡特琳娜?她不是和盖伦有婚约吗?怎么又跟伊泽瑞尔搞到一起了?」

  「嗨,什么啊,卡特琳娜和盖伦根本就没有什么婚约,那是你们的理解错误,她和盖伦是死敌,见面不动手那就不错了,又怎么会变成一对呢?要不是伊泽瑞尔把拉克丝和卡特琳娜都收入了后宫,让她们两个成了姐妹,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现在应该还处在战争之中,哪会像现在这样停战啊。」「原来如此,没想到伊泽瑞尔这小子还真有两手。那好,我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

  「等等,这是我的另一个发明,瓦罗兰数据库,简称万能表。」黑默丁格拿出了一块手表一样的东西。「所有跟瓦罗兰大陆有关的资料全都在这里,历史,地图,各个国家的信息,里面都有,而且还可以对你的周围环境进行扫描分析,应该会对你有帮助的。」

  「这么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于谨博接过手表,戴在了手腕上。

  「还有这个,是之前的伊泽瑞尔留下的旅费,我又给你加了一些,应该够你花一阵子的了。」黑默丁格又把一个袋子放在了于谨博的手里。

  「好了,我话也就这么多了。伊泽瑞尔,祝你旅途快乐。」黑默丁格晃了晃手里的扳手,显得有些喜感。

  于谨博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伊泽瑞尔,以后,要熟悉别人这样称呼自己了。他点了点头,「你也保重,黑默丁格,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说完,转身向后,走出了实验室的大门。

  瓦罗兰的美女们,我来了!

  二



  伊泽瑞尔走在路上,心里正想着该去哪。他心里已经决定了剩余的两个目标:

  一个是放逐之刃锐雯,一个是九尾妖狐阿狸,一个坚强,很有野性,一个妩媚,配得上尤物二字。但是貌似这两人现在在哪,他还不知道,走了半天,却没看到什么城镇,有的只是一大片的荒原和树林。

  「有这么多女人他居然还想着要穿越到别的世界去玩,这伊泽瑞尔不是脑子有问题吧?真是搞不懂。」伊泽瑞尔想着,向着四周望来望去。

  忽然,他看到远处一个银色短发的女子拄着一柄断剑,坐在一棵树下,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很是虚弱,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生病了。

  「这女子远看有些像是锐雯啊!」

  伊泽瑞尔心中一动,用起了黑默丁格送给自己的万能表扫描起来。锐雯一直是他之前非常喜欢的一个英雄,不止是因为她是个强力上单,更被她的背景故事所打动,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子很让伊泽瑞尔喜爱。

  扫描的结果没有让伊泽瑞尔感到意外,也让他感到很兴奋,眼前的女子确实就是人称放逐之刃的锐雯。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不对不对,应该是,众里寻女千百度,蓦然回首,锐雯却在灯火阑珊处。哈哈!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两个目标,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一个。锐雯妹妹,哥哥来了!」伊泽瑞尔心里想着,径直朝着锐雯走了过去。可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锐雯一直是一动不动,这有些出乎正想着该如何搭讪的伊泽瑞尔的意料之外。他走近一看,才发现锐雯紧闭着双眼,好像并没有意识。这可吓了他一跳,急忙探了探鼻息。

  「还好,看样子只是昏了过去,应该没有什么大事。要是锐雯挂掉了,我可真是要哭死了。」伊泽瑞尔拍了拍胸口,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可是锐雯这么昏迷着,总不能就这么把她放在荒郊野外,还是找个城镇,先把她的身子调养好吧。」伊泽瑞尔一边想着,一边抱起了锐雯,朝着万能表上显示的最近的城镇走去。

  伊泽瑞尔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总算是到了目的地。这是个不小的镇子,镇中心还有一间很不错的旅店。

  「终于到了,真不容易。要不是黑默丁格给了我那粒增强能力的药丸,不然还不知道得走多久才能到这儿。」

  进了旅店,伊泽瑞尔要了一间最好的房间,看着老板有点淫荡的笑容,他不由得又有点脸红。

  「靠!怎么回事,我怎么能害羞呢?这不像是我应该干出来的事啊。嗯,对,我应该大方一点嘛」伊泽瑞尔紧了紧怀里的锐雯,大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屋内放下了锐雯,伊泽瑞尔打开了手中万能表的数据库,准备用前世从医大的同学那里学来的半调子医术和数据库里的资料来为锐雯好好地看看身体,毕竟让她好起来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而且,不请医生,亲自为女孩子看病在他看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可是,看着数据库里数不胜数的资料,伊泽瑞尔感到一阵头大,这么多,得看到什么时候啊!好在他一直都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为了能够如愿以偿地得到锐雯的人和心,他还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亲自让锐雯好起来,也不知道该夸他持之以恒还是该骂他傻。但是从晚上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由于害怕耽误了医治的时间,伊泽瑞尔最终还是放弃了要自己救治锐雯的想法,决定去找个大夫去。大夫来看过锐雯之后,诊断出锐雯是因为连日的劳累,身体极度虚弱,伤了元气,才昏迷不醒的。直到大夫给锐雯开了方子,又给她灌了汤药,伊泽瑞尔这才放下心来。

  把事情都处理完,伊泽瑞尔这才想起坐下来好好地看一看锐雯。前世他和很多人一样,一直非常喜欢锐雯的兔女郎皮肤,而且对啦啦啦德玛西亚里的锐雯也一直极有好感。现在,活生生的锐雯就躺在他的面前,让他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伊泽瑞尔仔细看着锐雯,才发现一身普通装束的锐雯居然也这么性感漂亮,胸部丰满,臀部浑圆,看起来显得有些细却很有力量的腰肢和双腿,再加上一副精致的脸孔,真是一个大美人。伊泽瑞尔呆呆地看了足有五分钟,方才回过神来。

  现在锐雯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接下来该做什么,却让伊泽瑞尔感到有些为难,如果现在就直接占有锐雯的话,估计不会受到太大的反抗,但是后果可能就是让锐雯恨上自己,只图一时之快不是他的性格;但是如果要等锐雯真正心甘情愿的答应自己,那还不知道要等多久,这两下为难的处境让他感到头疼。



  「算了,不管怎么样,让锐雯愿意跟我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再说吧。」就这样,伊泽瑞尔在床边照顾了锐雯一整天的时间,就等锐雯醒过来,直到第二天清晨,他实在是有些困倦,才趴在床边,握住了锐雯的手,准备小睡一会儿,可是,锐雯却却偏巧在伊泽瑞尔睡着的时候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环境,锐雯不禁一愣,她记得自己分明是生病不能再走下去了,便靠着一棵树休息,然后,自己似乎睡着了,再之后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现在,自己貌似在一间旅店里,而且,自己的手好像……被另一只手拉着!锐雯吓了一跳,刚要把手抽回来,却在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张极帅的脸。锐雯可以肯定,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绝对没有见过更帅的男人了。听别人说,自己一直想要见见的那个调解了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之间矛盾,让弗雷尔卓德重新归于和平的大英雄伊泽瑞尔是个大帅哥,不知道和眼前的这个人比起来,谁更帅一些。而且,这人的手好温暖,看起来,也是他把自己送到了这里,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难道,他对我……想到这儿,锐雯不禁有些脸红,至于把手抽回来的想法,更是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虽然她在别人面前一直是一个坚强勇敢,甚至被称作女汉子的形象,但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渴望有一个爱她,可以保护她的男人。

  现在,虽然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也不了解他,但是却莫名其妙地对他极有好感。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锐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回握了过去。

  锐雯这一握,顿时让本就没有睡熟的伊泽瑞尔一下醒了过来。看着已经醒过来的锐雯,伊泽瑞尔不由得一阵欣喜,握着锐雯的手又紧了紧。锐雯看着眼前笑得很高兴的帅哥,脸更红了,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伊泽瑞尔一看,心中更是一阵狂喜。

  「哈哈!害羞了!看样子,锐雯对我很有好感嘛,不枉我照顾她这一天一夜。

  而且,她似乎是自己主动握住了我的手,这应该也有那粒黄色药丸的功劳吧,狼人这家伙的发明还真不是盖的!让我来想想,现在该怎么做呢?也许,我该温柔一点,让她感受到被人关心被人爱的感觉。嗯,对!就这么干!」想到这儿,伊泽瑞尔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道:「你醒了,怎么样,还有哪感到不舒服吗?」

  「啊?没有,我,我很好,没,没什么不舒服的……」锐雯一听到眼前帅哥的问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说话都已经不能做到连贯,哪还像个在战场上勇猛杀敌的女战士,活脱脱一个青涩的小姑娘。

  伊泽瑞尔看到锐雯的羞态,笑了笑,「怎么?不敢跟我说话?我应该没有你遇见的那些敌人可怕吧。抬起头让我看看你,也让你看看我,好吗?」锐雯闻言,心里忽地一震,眼前的人的话中似乎有一种魔力,让她只想按着他的话去做。她缓缓地抬起自己的头,注视着面前男子的脸,看着那温柔的笑容,锐雯心中的害怕和羞涩少了许多。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伊泽瑞尔,来自皮尔特沃夫,你是锐雯,对吗?」「是,我是锐雯。什么?!你叫伊泽瑞尔?探险家伊泽瑞尔?」锐雯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伊泽瑞尔!自己一直想要见的那个大英雄伊泽瑞尔,他居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而且,他还握着自己的手!锐雯心中惊喜连连。

  「是啊,如假包换,我就是伊泽瑞尔,你听说过我?」「嗯!当然听说过了,你调和了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存在多年的矛盾,还让弗雷尔卓德再次统一,归于和平。你在整个瓦罗兰大陆游走,只要有你,就有和平。我怎么会没有听说你呢!」一提起心中的大英雄伊泽瑞尔的事,锐雯顿时兴奋起来,像只小麻雀一样说个不停,连伊泽瑞尔为什么会认识她都忘了问,更不用说怀疑他身份的真假。

  「唉,她说的都是之前那个真正的伊泽瑞尔做的事,我哪有这么好啊。」看着面前满眼直冒小星星的锐雯,伊泽瑞尔心中不由得有些惭愧。但是,能看到锐雯外向开朗的一面,也的确让他很高兴。

  「真高兴你听说过我,既然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我们应该算熟悉了吧。」伊泽瑞尔继续套着近乎。「方便跟我说一说为什么你会晕倒在路边吗?」「哦,可能是因为我前几天连续跟十几伙强盗战斗,途中还碰见了狼群,连续作战使得体力透支,所以才晕倒的吧。对了,你为什么救我,又怎么会认识我的呢?」锐雯这才想起问这个问题。



  「因为啊,因为我在梦中梦见过你啊~ 」伊泽瑞尔开始口花花起来,想要试试锐雯的接受能力。

  「啊?」锐雯一听这话,脸「腾」地一下又红了起来,心里各种想法一个个地冒了出来:他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呢?也许她真的喜欢我。可是万一他是跟我开玩笑怎么办?对了,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伊泽瑞尔呢。可是如果他是假的,他又为什么要装成伊泽瑞尔呢?我没跟别人说过我崇拜他喜欢他啊。而且,如果他有什么企图的话,又为什么要救我呢?嗯,是了,没有理由的。如果我误解了他的意思,那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哎呀,锐雯,你是怎么了,人家不喜欢你是正常的,喜欢你是你的意外收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了?对,就大胆说出来。

  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锐雯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那个……我也梦见过你的,而且不止一次,虽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但是,我真的很崇拜你,很喜欢你。」锐雯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紧紧地盯着伊泽瑞尔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

  伊泽瑞尔一听这话,心里乐开了花,自己之前还想着要怎样才能让锐雯喜欢上自己,现在开来,她似乎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梦中情人了,哈哈!上天果真待我不薄!「我也很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伊泽瑞尔抬起手摸了摸锐雯的脸,笑着说。

  「真的!太好了!」锐雯一听,不由得芳心大悦,兴奋得一把抱住了伊泽瑞尔。伊泽瑞尔回抱过去,也是一阵心花怒放,两个人抱了好一会儿才分开。这时,锐雯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可是我听说菲奥娜说,你除了她,还有很多女朋友的,她们会接受我吗?」伊泽瑞尔有些惊奇:「嗯?菲奥娜跟你说的?你们关系那么好?」锐雯点了点头:「是啊,我们两个虽然一个用的是重剑,一个用的是细剑,但总归都是剑,之前也有过一些切磋,打着打着,就成了好朋友了。」伊泽瑞尔这才明白,「哦,那真不错,你以后跟她们肯定会相处地很愉快。对了,我的女朋友都叫我伊泽或者老公,你也这样叫我好了。」听到伊泽瑞尔的肯定,锐雯更是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半晌,锐雯才发现伊泽瑞尔的眼睛有些红,不由得有些担心地说:「伊泽,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都是血丝啊?是不是一直没有睡?」伊泽瑞尔点了点头「是啊,你没醒,我怎么能放心睡呢?」说着,又把锐雯搂进了怀里。锐雯欢喜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紧紧地抱住伊泽瑞尔。两个人就在这温馨的氛围里度过了早晨的时间,而伊泽瑞尔也如愿在锐雯允许后睡在了锐雯身边,彻底补了一个好觉。

  三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伊泽瑞尔一直带着锐雯四处游玩,两个人的感情也是急剧升温,锐雯一颗心已经彻底地系在了伊泽瑞尔的身上,而伊泽瑞尔也是越来越喜欢锐雯。这天晚上,伊泽瑞尔带着锐雯回到了自己在德玛西亚附近的一间别墅,这是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为了感谢伊泽瑞尔为德玛西亚来之不易的和平做出的贡献而送给伊泽瑞尔的礼物。伊泽瑞尔给锐雯介绍了一下家里的一些事情和注意的事项,就走进了浴室洗澡去了。锐雯自己在屋子里随便走了走,看了看,便走到了客厅中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见到伊泽瑞尔把她带到了家里,心里又是开心又是紧张:开心是因为把她带到家里,意味着伊泽瑞尔已经是彻底地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女人,而紧张则是因为锐雯感到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事的。这几天,两个人虽然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伊泽瑞尔却很规矩,每天晚上也只是抱着锐雯睡而已,并没有更进一步,这让锐雯在感谢伊泽瑞尔对自己的尊重之时,又有了一些期待。锐雯正想着,伊泽瑞尔穿着睡衣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件崭新的睡衣说道:「雯雯,我已经洗完了,你也去洗个澡,换上睡衣好睡觉吧。」锐雯乖乖地接过睡衣,走进了浴室。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锐雯的身影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躺在床上的伊泽瑞尔立刻坐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看过去,只见锐雯的银发松松散散地从额头上垂落下来,不时还会有未干的水滴从发梢低落下来,肌肤洁白胜雪,贴身的睡衣又完美地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伊泽瑞尔有些看呆了,紧紧盯着锐雯,一言不发。锐雯看到伊泽瑞尔的反应,又羞又喜地走到伊泽瑞尔身边坐了下来,轻声道:「怎么样,我好看吗?」伊泽瑞尔这才稍稍缓过点神来,点了点头:「好看,太好看了。」说着,伸出手去捧着锐雯的脸,轻轻地在她的鼻子上吻了一下。锐雯满心欢喜地回吻了过去,伊泽瑞尔只觉得一阵欲火从嘴唇一直蔓延到全身,喘起了粗气。锐雯看了看双眼开始发红的伊泽瑞尔,便伸出双手去搂住了他的脖子道:



  「伊泽,今天晚上,要了我,好吗?」

  伊泽瑞尔一闻此言,不由得心花怒放,一把将锐雯扑倒在床上,狂吻起来。

  锐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激烈的热吻,之前几天,伊泽瑞尔即便是吻她,也只是很温柔的轻吻,可现在伊泽瑞尔一反常态的举动让锐雯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只是放在身体两侧,机械地接受着伊泽瑞尔的激情。半晌,锐雯才反应过来该配合一下,她颤抖着把双手放在了伊泽瑞尔的肩膀上,双唇和牙齿分了开来,以便迎接伊泽瑞尔舌头的进入,美丽的双眼也慢慢合上。看着已经放松许多的锐雯,伊泽瑞尔也开始更进一步,他留下右手继续搂着锐雯,慢慢地把左手从锐雯的脸上转移到了她的胸前,轻轻地捏了一下,锐雯不禁一个激灵,「啊」了一声。伊泽瑞尔继续着左手的征途,由轻到重慢慢地感受着锐雯胸前的柔软,锐雯也渐渐地熟悉了这种感觉,把自己的胸部向上挺了挺。不知道什么时候,伊泽瑞尔的手已经从外面伸到了锐雯的睡衣之内,贴肉的刺激让锐雯不禁一阵颤抖,她自己的手也开始胡乱地在伊泽瑞尔的胸前摸了起来,同时,她感到自己的下体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地流了出来。「这可能就是菲奥娜跟我说过的,女人动情时会流出来的爱液吧。」锐雯想到了之前和无双剑姬菲奥娜聊天时,对方无意中说过的话,而她对男女之事的知识也就仅限于菲奥娜告诉过她的一些,其他的,她几乎是一窍不通。伊泽瑞尔看着锐雯已经逐渐进入了状态,便决定更进一步,他把左手从锐雯的胸前下移到了锐雯的两腿之间,手指上接触到的湿润的感觉让伊泽瑞尔微微地愣了一下,随后便笑了起来,他知道锐雯已经动情了,只要再添一把火,就可以结束前戏,进入正题了。伊泽瑞尔先伸出自己的食指顺着小巧的洞口插了进去,处女的小穴果然紧窄,饶是锐雯已然动情,伊泽瑞尔也只是勉强能把自己的食指稍稍深入。而锐雯感受到下体插进了什么东西时,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向下面伸去。这时,伊泽瑞尔已经把右手腾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锐雯的手,轻声说道:

  「雯雯,你不是让我要了你吗?别怕,好吗?」锐雯睁开眼睛,看到伊泽瑞尔温柔的眼神,顿时安下了心,她点了点头道:「伊泽,你来吧,我不怕。」伊泽瑞尔一闻此言,便继续用食指向前探路,锐雯经过了开始的紧张之后,也慢慢有了舒服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伊泽瑞尔感觉锐雯应该已经进入了状态,便抽出了手指,脱下睡衣,准备用自己的撞城锤进行真正的攻城行动。而锐雯也感受到伊泽瑞尔应该是要来真的了,她睁开双眼,正好看到了已经脱掉睡衣的伊泽瑞尔。

  「雯雯,我要来真的了,准备好了吗?」

  锐雯点了点头,也把自己的睡衣解下,放到了一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伊泽瑞尔的进攻。伊泽瑞尔虽然是欲火中烧,也依然是保持着自己的耐心,没有一插到底,而是先用顶端慢慢地摩擦着锐雯的花瓣,过了半分钟,才缓缓地向穴口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锐雯在伊泽瑞尔开始插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下体传来的痛感,但是一想到正在发生的事,便咬牙挺了下来。毕竟,她曾经是一名战士,战场上受伤是常有的事情,那些伤的疼痛并不比现在容易忍受,何况,她知道自己正在经历的是一件让自己感到幸福的事情。正在深入的伊泽瑞尔感觉到了自己的撞城锤已经摸到了一层薄膜,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心理,他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地撞了过去。

  「啊!」锐雯惨叫一声,两手顿时紧握成拳,浑身不住地哆嗦起来。伊泽瑞尔看着锐雯痛苦却强忍着的样子,心疼不已,他急忙把锐雯抱起来搂在了怀里,对着她的嘴唇亲了又亲,手在锐雯的前胸和后背上不住地抚摸,希望能够减少一些锐雯的痛苦。摸着摸着,伊泽瑞尔感觉到锐雯的后背和肩膀上有些不平整的地方,仔细一看,才看到了三四条大小不一的伤痕印在锐雯的身上。锐雯感觉到伊泽瑞尔摸到了自己的伤疤,不由得有些担心地问道:「伊泽,对不起,这些伤痕,是不是很难看。」

  伊泽瑞尔心里五味杂陈,这是多么坚强却又不幸的一个女孩子,上天赐给了她一副完美的身体,却又让她的命运如此坎坷;本该是被人呵护,却不得不在战场上拼杀;为了心中的荣誉和信仰不懈地战斗,却又被自己的国家视为弃子;有着一身高强的本领,却不能得到应有的荣誉,只能够一个人在世上流浪。辛吉德和沃里克,我该感谢你们让我有机会得到锐雯,还是该痛恨你们让她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想到这儿,伊泽瑞尔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就是为了怀中的这个女孩。看着一直不作声的伊泽瑞尔,锐雯不由得地下了头,心中更加难过了。正当她要开口的时候,伊泽瑞尔却突然说话了:「不,雯雯,这些伤痕,我看起来很美。」说着,伊泽瑞尔深深地吻在了锐雯肩膀上的一道伤痕上,久久没有放开。



  「老公,昨天你不是给阿狸妹妹设计了一套很时尚的舞服吗?我们大家昨天晚上也没什么事,就把这套衣服做出来了,你看看,还满意吗?」伊泽瑞尔看着两女手中精致的服饰,心中感动不已,他可是知道自己设计的衣服在很多细节上都做出了很高的要求,就算是十一个人一起动手,那也不是一个两个小时就能做出来的,其中的辛苦,他完全想象得到。

  「谢谢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好宝贝。」

  「伊泽哥哥,你别这么说,阿狸姐姐这么美,衣服当然也要漂漂亮亮的才行啊。」伊泽瑞尔低头一看,才发现安妮已经坐在了床上,手里还捧着一双崭新的灰色高跟鞋。伊泽瑞尔宠爱地摸了摸安妮粉嫩的小脸蛋,「安妮你也很美啊,以后哥哥有时间,再给你设计一套漂漂亮亮的小衣服。」阿卡丽和艾瑞莉娅把衣服放在了床上说道:「好了老公,快让阿狸把新衣服换上,让我们大家也看看啊。」阿狸看着周围十二双期待的目光,也放下了心中的羞意,她掀开被子,赤裸着身子就开始穿起衣服来,而她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又是让众女一阵惊叹。

  很快,阿狸换上了新衣,站了起来。众人都不禁为阿狸的美貌和伊泽瑞尔的设计而折服,这套衣服穿在阿狸身上简直是天衣无缝,阿狸完美的体型被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浑身散发出来的魅力也让众人觉得无法抵挡。

  「好看吗?」阿狸笑着说道,刚才在众人面前换衣服,似乎让她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和拘谨,真正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太美了!」阿卡丽第一个出言叹道。

  「是的,真是太美了!」伊泽瑞尔也看着阿狸,赞赏不已。

  「谢谢老公,也谢谢各位姐姐妹妹。」阿狸笑着转了一个圈,随后在每个人的脸上都亲了一口。

  「好了,大家也看到阿狸穿上新衣服的样子了,先出去吃饭吧,吃完我们再好好地玩,今天非要狂欢一整天不可!」卡特琳娜喊道。众女也都很兴奋地点头答应,互相牵着手走了出去。伊泽瑞尔一见只剩下了自己,顿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的,便急忙套上衣服,走出了房间。伊泽瑞尔来到餐厅,看着围在桌边的十二个如花似玉美人,真的是喜不自胜,他不由得在心中高声呐喊道:

  我的幸福生活,从今天起,就正式开始了!

  字节:61506

【完】